鳄蜥财经网

身为重度洁癖患者,米芾的手可不是一般的手

简介: 身为重度洁癖患者,米芾的手可不是一般的手,是一碰东西就得洗十几遍的皴手,就连洗手都有着不一样的仪式感。

说起米芾,那可是大宋首屈一指的书法家,名列宋代书法圈四大天王行列。

生活中的米芾,是大众眼中特立独行的卫生先锋,各式奇葩行为更是让人哭笑不得,甚至载于史书,一直到现在,还在被人津津乐道,可见他的洁癖有多严重。

他的爱干净十分有名,尤其是米芾讲卫生的程度,绝对是古今罕见,重度洁癖中带着公主病,螺蛳君严重怀疑他是处女座。

身为重度洁癖患者,米芾的手可不是一般的手,是一碰东西就得洗十几遍的皴手,就连洗手都有着不一样的仪式感。

无论他走到哪,身后都跟着一个拿着特制水壶的仆人。

这部分画面感,可具体参照热剧《觉醒年代》中的辜鸿铭的出场画面。

”不光洗手必须用流水,米芾擦手也有自己的坚持,拒绝毛巾擦手,选择手动拍干。

”就因为同僚错拿了米芾的朝靴,米洁癖回家愣是把朝靴左刷刷,右刷刷,刷成破洞鞋才罢休。

即使在选女婿这件大事上,米芾都发挥着干净优先的原则。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米芾在众多提亲者中,选择了一位名叫段拂,字去尘的男子。

这位准女婿的名字让米芾一闻倾心,直呼“既拂矣,义去矣,真吾婿也”。

就这样,不靠谱的老爹就这样把婚事定了。

原来想做米芾女婿,仅需干净的姓名。

纵观米芾的洁癖趣事,其威力小到日常生活,大到婚姻大事。

艺术界的无赖众所周知,米芾的书法技艺让人叹服,洁癖趣事让人无奈。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他的无赖在艺术圈也是有名的。

●米芾行书《岁丰帖》除了主业是书法家外,米芾的副业也做得风生水起,荣获了收藏家和伪造家的称号。

对于钟意的名画书作,米芾练就了两种收藏手段:一是正当手段,即购买和交换;二是不择手段,骗取藏品。

米芾善临拓、精装裱,每借到别人收藏的好字好画就拿来临摹,归还时,把真迹、摹本一起放一起,让物主自行选择。

用此等鱼目混珠之法,米芾骗取了不少名品字画。

然而,这些操作,都比不过他的撒泼求收藏,其脸皮之发挥让一众文化人瞠目结舌。

”其白话意思为,蔡攸向米芾显摆自己有一副王羲之字帖(显然他对米芾的力量一无所知),米芾看到后,提出以画交换。

遇到此等无赖,蔡攸只好说句,给你给你都给你......对于米芾的这种行径,很多人都看不下去了,苏东坡就曾作诗吐槽米芾:怪君何处得此本,上有桓玄寒具油。

看看,文豪就是文豪,“巧偷豪夺”一词精准概括了米芾的收藏套路,虽然其招数固定,但是他的狩猎目标广啊。

他不光“顺”朋友的东西,就连宋徽宗的藏品,都难逃其魔爪。

《钱氏私志》就记载着这么一件趣事,一天,宋徽宗召米芾来书写一大屏风,御书案上的珍品端砚也任其使用。

全然不顾袍袖沾染余墨,此刻的米芾好像忘记了自己的洁癖。

综上所述,米芾凭着自己对珍品的一片赤诚之心,用尽脑细胞,收入囊中。

虽然米芾看似报传腿癫癫狂狂,但是却在艺术上探出别样的天地。

可能是无极致不艺术,米芾对干净和藏品的过分追求,也折射出他对艺术方面的认真与执着华环立。

自古以来,大多艺术家都夹带一些大众所认为的怪癖。

即便是米芾,在书画上取得如此高成就的艺术家,也会因生活上的执着,被冠上“米颠”的称号。

现如今,许多艺术从业者也会经历质疑,甚至网暴,而转变成艺术家的关键在于心态。

像米芾,即使世人笑他颠,但是他依然活出了自我风采,走出了属于自己壁常的艺术花路。

自己的人生,做自己就好。


以上是文章"

身为重度洁癖患者,米芾的手可不是一般的手

"的内容,欢迎阅读鳄蜥财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