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蜥财经网

周应波: 行业景气投资受到大的宏观背景、基金规模影响,在我管理初期

简介: 周应波: 行业景气投资受到大的宏观背景、基金规模影响,在我管理初期规模较小、宏观变量较为显著时,对行情景气的把握是相对比较看重的,当时我们主要通过关注中长期人口及社会发展规律、中期宏观政策走向以及短期宏观数据变化判断宏

来源:新浪基金随着公募基金一季报披露完毕,知名基金经理们的投资策略、后市观点受到市场关注。

近日,中欧基金投资总监、基金经理周应波做客财经频道和新华财经线谈栏目《投基方法论》,分享了他的投资理念、投资方法论,以及他对市场的看法与应对策略。

周应波:随着我管理的基金规模的不断增长,我对自己的投资理念也进行了相应的调整。

基于这个理解,我们认为要坚持投资具有良好商业模式、好的管理团队的公司,这是我们获得长期良好投资回报的来源。

筛选“好生意”主要指从生意属性出发探究行业的可持续性,从中筛选能够实现稳定成长和具备爆发期成长机会的赛道。

筛选“好团队”需要从公司管理层、商业模式及战略布局等多个角度出发,根据是否能形成良性循环来评判一家公司的长期可持续性。

无论何种市场环境下,我们都会关注估值与成长空间的匹配,规避估值透支的领域,在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基于对现有行业、经营环境以及对公司发展方向、资源禀赋进行讨论,明确公司未来可能的成长曲线和实现概率,并在此基础上做出经营和折现模型,寻找“合理价格”。

问2:你是一个擅长观察宏观的基金经理,在19年年报的时候强调“淡化宏观”,20年年报里面又提到“看好宏观”,并提示下半年的风险资产调整,能否详细讲一下这种担忧的来源?

周应波:站在2019年底展望2020年,我们认为2019年宏观经济 “稳中趋缓”的局面会受到2020年初疫情的冲击,造成部分行业“局部出清”,但整体上的托底政策依然会是“缓冲器”的作用,宏观经济再次强劲增长的概率是比较低的。

同时,由于2019年各行业之间估值的分化,行业配置大幅度偏离面临的风险将会加大,因此我们会更加关注细分行业和个股自下而上的投资机会。

2020年底展望2021年,我们看到中国的经济从2020年下半年就从复苏走向繁荣的一个状态,国内的出口、制造业投资和消费逐步恢复,2021年初我们也观察到随着疫苗快速推进,全球共同从疫情中恢复的曙光已经出现,整个欧美经济也在快速复苏。

周应波:宏观一方面可以辅助判断行业景气度的变化、辅助组合构建,另外一方面可以辅助大的仓位选择。

前面提到,在我的选股理念中,筛选“好生意”主要筛选能够实现稳定成长和具备爆发期成长机会的赛道。

另外在判断“合理价格”的过程中,需要在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基于对现有行业、经营环境,以及对公司发展方向、资源禀赋进行讨论,明确公司未来可能的成长曲线和实现概率,并在此基础上做出经营和折现模型。

问4:从你季报披露持仓以及换手率可以看出,你是一个擅长做行业轮动的成长股选手,你是如何判断一个行业出现了布局机会的?

周应波: 行业景气投资受到大的宏观背景、基金规模影响,在我管理初期规模较小、宏观变量较为显著时,对行情景气的把握是相对比较看重的,当时我们主要通过关注中长期人口及社会发展规律、中期宏观政策走向以及短期宏观数据变化判断宏观经济景气度;通过关注行业销量及价格数据变化、技术演变推动的行业变化以及行业竞争格局的变化判断行业景气度。

这几年随着基金规模快速增长、宏观经济长期进入“新常态”,我把对个股基本面的理解放在了更重要的位置,更多去关注企业生意属性、管理层是否优质。

我管理组合的换手率相比管理初期下降了挺多,与背后选股框架调整是相关联的。

问5:去年你的管理规模大幅扩张的时候,你在投资的操作上和心理上都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我们关注到有部分基金经理在规模过快扩张过程后无法迅速适应,你是如何“进化”的?

六年来,我的投资打法的变化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在市场背景等因素的影响下,我们早期做行业轮动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此后,在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我的投资框架在2016年到2017年进行了迭代。

在行业轮动里,我更多地加入了一些对宏观经济的理解,去参与指导组合的构建。

随着2017年宏观经济见顶和我管理的基金规模的快速扩张,我下决心再次调整我的投资打法,在原先的基础上,更多地增加了一些“自下而上”的元素,聚焦于个股的研究。

问6:你提到过很多次“估值与成长空间的匹配”,具体应该如何去匹配?

周应波:股票市场的波动虽然大,但长期看资产价格还是会体现其价值。

企业最终的价值是未来的现金流折现,合理估值的判断源于对企业核心能力的理解。

我们会在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基于对现有行业、经营环境(包括竞争环境、政策环境、潜在的竞对、产业链上下游话语权的可能变化等),以及对公司发展方向、资源禀赋(包括现有资金、资源、团队能力等)进行讨论,明确公司未来可能的成长曲线和实现概率,并在此基础上做出经营和折现模型。

公司的成长可能会超出或低于我们的预期,我们会密切观察、并在关键变量出现时及时调整我们的模型。

作为二级市场投资人,我们很难近距离参与公司的经营,但我们力求做一个理性的观察者,在企业的成长中迭代认知。

这几年,整个行业的估值方法都有了创新。

但即便是用这种模型,对于一些市场气氛狂热的板块和公司,也往往不太好解释它的估值表现。

问7:今年成长风格可能会受流动性收紧的影响比较大,你是如何应对的?

周应波: 今年市场情况确实相对复杂一些,这种情况下轻易做判断错误的概率是很大的,观察和更为合适。

另外,A股市场尽管经过调整修正,整体估值依然呈现极度结构性分化,坚持合适的价格投资的原则依然重要。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继续在“好生意、好团队”的投资框架下耐心选股,寻找好的经济特征,寻找能够持续产生“差异化”的公司。

具体而言,组合配置上我们会将景气度有所提升的板块与长期看好的领域相结合,对于长期看好的领域更多着眼于企业的长期成长价值,降低对短期波动的关注。

问8:从已披露的定期报告来看你管理的基金大部分季度都是跑赢基准和行业平均水平的,你对回撤会特别关注么?

周应波:在我们的投资方法里,其实没有太多直接关于回撤管理的环节。

我会关注前面说到的估值和个股基本面的情况,并在行业的组合上做一些对冲和均衡,在精选个股的基础上去做整个组合行业属性和风格属性的均衡配置。

在这本书中,彼得.林奇分享了他13年的基金管理经历、21个选股经典案例和25条投资黄金法则。

周应波:市场短期的调整会带来更合理的估值位置、更合适的投资时点,经过年初市场的大幅度调整,我们认为部分个股已经展现出了比较好的中长期投资价值。

但是需要注意到,目前中国宏观经济疫情后复苏进入后半程,需要观察部分领域回落的风险,全球其他地区的情况也错综复杂,经济“阶梯形复苏”和货币政策“波浪形退出”交织在一起,使得处于较高估值位置的风险资产波动变化的概率快速提升。

对于我们来说,A股市场尽管经过调整修正,整体估值依然呈现极度结构性分化,我们会耐心观察、聚集好生意好团队,同时坚持合适价格投资的原则。

对基金投资者而言,我们认为更为重要的是投资期限、投资方式、投资品种的选择。

从长期来看,基金投资有机会获得良好回报,通过基金的方式参与到股票市场长期增长中是一种可行的方向。

我们强调“长期”,一是因为判断短期市场走势、基金短期的涨跌,我们不擅长,而长期来看,股票市场长期向上的经济基础大概率是比较确定的,这也为股票基金长期业绩表现打下坚实的基础。

这意味着,在投资股票基金前,尽量明确某一笔钱的期限,在参与风险收益均较高的股票基金时,以“年”为单位是更为合适的,另外也可以通过定投的方式平滑市场波动的影响。

还有一点要补充的,就是尽量了解自己所投资的基金,它的历史业绩表现如何、基金经理是什么风格特点、定期报告持仓情况、基金公司历史沿革等,建议挑选自己认可的,并且可以较长期持有的进行投资。

但是定期定额投资并不能规避基金投资所固有的风险,不能保证投资者获取收益,也不是替代储蓄的等效理财方式。


以上是文章"

周应波: 行业景气投资受到大的宏观背景、基金规模影响,在我管理初期

"的内容,欢迎阅读鳄蜥财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