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蜥财经网

03丑得有味道,那是得到了经典的气息清代书法有“浓墨宰相”和“淡墨

简介: 03丑得有味道,那是得到了经典的气息清代书法有“浓墨宰相”和“淡墨探花”美称。

有人说,白蕉是近代学习王羲之最好的书家,基本没有之一。

看白蕉先生的书法,总能让我想起日本的“三迹”之一小野道风的书法,笔触遗留之处,全是晋唐醇厚的气息。

小野道风书法也难怪现在很多网友批评“丑书”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多半是因为喜欢二王系统的构字造型,不喜欢怪模怪样的字法结构。

要不是看了这些书家书作,“丑”得各有面目,我也差点信了这些说得有理有据的榜单。

回过头来说,“二王”系统的书法,如果能钻进去学习,仿佛也是进了一座宝藏。

看唐代不少名书法家都能得王羲之一面就立足千年的,比如欧(阳询)、虞(世南)、褚(褚)、薛(稷)。

本以为白蕉只是字写得好,日日笔墨伺候,以书法名世,讲课也总是四平八稳、是二王传统死粉、什么大谈特谈继承再继承的那种。

看了这本书以后,才发现,其实白蕉是个性情中人,讲授的书稿,与他写的字一样有趣,比喻丰富到位,想法别出心裁,想必当他的学生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本文抽出白蕉先生讲授书法中的某些说法,来解释当下对“丑书”的批评,也可以还“丑书”书法家一个“公道”01书当以人传,不当以书传白蕉劝告学习书法的人,树立学习书法的志向不是一般的高远。

“书当以人传,不当以书传”,意思是首先看到这人德艺双馨,再去看书法,找取法、出处,书法学习的经历、成熟过程,流传于世的理由等等。

比如明代,倪元璐与黄道周、王铎三人是同年考中的进士,前两者后来在明朝灭亡时殉国,王铎却做了贰臣。

王铎的书法成就极高,这是有目共睹的。

在日本,有大量的王铎真迹,在书道界,他是神一般的存在。

但在我国,降清失节常常成为王铎人品上的诟病。

事实上,从王铎的诗作中,也常能读出悔意,但又有什么用呢,后悔药吃一箩筐也无济于事。

所以,王铎是历史上“因书传人”的典型案例,元代赵子昂已经是前车之鉴,王铎先生还是自己要入这个坑,别人也没办法帮他。

但倪元璐则不同,因为在传统士大夫心中,他已经被定格为国士,再去看他的“丑书”,就很容易从字里行间,看出郁勃之气。

倪元璐书法沙孟海先生说:倪元璐的字,用笔和黄道周方法相同,比较的有锋棱,有色泽。

倪元璐、黄道周们是古代知识分子的典范,他们遵守儒家正统,是做人的典范。

作为后来人,不要在一般认知上去看一幅作品,也不用质疑构字合不合常理,更需要做的是从精神气息上传统经典书法的路径和密码。

郑板桥曾经说愿意当青藤门下一,他是徐渭的死忠粉。

但从白蕉先生的角度讲,只是当铁杆粉丝还是不够的。

打个比方,在取法的时候,譬如认王羲之当师傅。

王羲之是书圣,这不是他自己封的,书圣也不是徒有虚名,自晋唐以来,奉二王为圭臬的自然大有人在。

就是前文里说到的“欧虞褚薛”,因为他们能写出王羲之的一个面,你就把这些人当兄弟,他们是兄,你是小弟,小弟先向老兄讨教师傅写字之法,然后笔耕不辍,自然也能有所建树。

他的书法,也应该可以排入丑书前列。

恐怕内心里除了胆怯,可能还是看待当代书法的眼光有问题。

沈曾植是一个学人,开始学书法找的“兄弟”还比较一般,比如吴熙载、包世臣,不知道是找的兄弟朝代太近还是怎么的,总之写出的字没什么意思。

后来他找到几个比较厉害的兄弟,就是黄道周和倪元璐,书艺突飞猛进,当然他一生拜的师傅是钟繇、索靖,就摇身一变,书法居然不比黄、倪差到哪里去。

按沙孟海先生的说法,沈曾植的书法“专用方笔,翻覆盘旋,如游龙舞凤,奇趣横生”。

沈曾植作古以后,这个丑书家的字拍出的价格也不低。

03丑得有味道,那是得到了经典的气息清代书法有“浓墨宰相”和“淡墨探花”美称。

号称“浓墨宰相”的刘墉刘罗锅书法,算得上是丑书。

米芾曾经批评刘墉的师傅颜真卿,说颜鲁公是丑书之祖,行书还凑合,楷书却俗不可耐。

刘墉书法但是,康有为对刘墉的书法却十分推崇,说“集帖学之成者刘石庵也”,这个断语下得似乎言过其实。

包世臣就这样评价刘墉的字:少习香光,壮迁坡老。

后来刘墉虽然潜心研究北朝碑版,但是那终究是七十岁以后的事了,精力已经跟不上,也就到不了很高的境界。

这样评价刘墉,比康有为的倒是中肯得多。

所以刘墉虽然在清代书法名重一时,这极有可能与他的位高权重有关。

但无论如何,刘墉的一手丑书,终究习得了书法经典的气息,达到一定的境界。

至于怎么样才能得到经典书法作品的“气息”,按照白蕉先生的说法,学书法,如果要速成,楷书至少要练三年,碑帖至少要临100遍,才有根底可言,才能接近经典作品的气息。

就像刘墉的丑书,从练手到上手,总是要让人觉得,他学到了颜鲁公的丑书“三昧”。


以上是文章"

03丑得有味道,那是得到了经典的气息清代书法有“浓墨宰相”和“淡墨

"的内容,欢迎阅读鳄蜥财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