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蜥财经网

忽然之间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斜眼想了很久

简介: 忽然之间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斜眼想了很久,双手一拍,欣喜的说道,"哎呀,我差点忘记了,我有个堂叔,现在50多岁了,还没结婚,听说他失眠有几年了,刚好他也在外滩附近住,我把你介绍给他吧,看看能不能把他的失眠调理好."美酒佳

这个案例的当事人,是一个50多岁的大叔,按年龄比我大了接近20岁,他的故事比较特殊,所以收录在《失眠康复1000例》中,现在把他的失眠原因,痛苦经历,求助过程以及康复训练的方法一同分享出来,希望能对各位失眠的眠友们有帮助。

老李,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他第一次见我, 是朋友引荐的,2015年我在上海陆家嘴开失眠线下课,由于我做这个很久了,在失眠康复圈子里面也有一定的名气,所以饱受失眠痛苦的老李就找到了我,那天刚好是线下课的最后一天,我打算第二天坐飞机回深圳,晚上的时候,一个同学邀请我到外滩的一家餐厅吃晚饭,去过上海外滩的人应该都知道,沿着黄浦江,有很多靠江的透明玻璃餐厅,虽然小但是装饰的很雅致,这个地方最适合两个人用餐了。

我和漂亮的女同学在外滩吃夜宵说实在的,自从毕业后,我和同学联系的都很少,我的同学其实并不知道我是做失眠康复的,在闲聊过程中,当他知道我是一名失眠康复导师的时候,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因为我们大学学习的并非这个专业!

其实我大学其实学习的是技术专业,就是因为大学期间失眠了4年,所以才走上了求治失眠的路,最后摸索出了一套方法,成功将自己的失眠彻底消灭,无心插花才走上了专职失眠康复的道路,我想把我的经验分享给有需要的失眠者。

当她听完我的经历后,更是惊呆的无以言表,因为大学期间,我是个很开朗的人,外边是看不出我是个失眠患者的,我们聊了毕业后同学的变化,以及大学期间的趣事,非常开心,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

忽然之间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斜眼想了很久,双手一拍,欣喜的说道,"哎呀,我差点忘记了,我有个堂叔,现在50多岁了,还没结婚,听说他失眠有几年了,刚好他也在外滩附近住,我把你介绍给他吧,看看能不能把他的失眠调理好."美酒佳肴,美人相伴,又介绍生意给我,我自然乐意,于是我们就一起去了她堂叔的住处。

失眠者老李在陆家嘴的豪宅在我同学的带领下, 七转八转,很快就到了他表叔,也就是本文主人公老李的家,在我们来的路上同学已经给他通过电话了,所以很容易沟通,经过简短的客套,双双坐定之后,老李泡上了他最喜欢喝的黄山毛峰茶,在我的鼓励和引导下,他打开了话夹子,讲述了他的失眠经历:我老家是江苏了,从小母亲死的早,父亲一个人把我拉扯大,23岁的时候我跟着我的父亲来到上海打拼,我们做的是建材生意,那个时候正式房地产火爆的时候,所以我们的生意做的很大, 3年时间,我们的家庭就在在上海步入了亿万家产一族!

你要知道,少年早富,是福也是祸,那个时候我才26岁,年富力强,事业上干劲非常大, 由于有钱,又会玩,身边经常围着不同类型的女孩,所以在感情上,我向来没有用过心,也没有爱上哪一个,从来都是来者不拒,从26到36岁,我的事业稳步上升,但是我的感情始终一片空白,因为我经历的太多异性,身体早已无法忍受和同一个人生活太久,也就是大家口中的喜新厌旧吧。

那个时候父亲年龄大了,眼看我没有成家,就催促我赶紧结婚生子, 我被逼的没有办法, 想想干脆找一个人结婚算了,圆了父亲的心事,当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父亲很高清,托人介绍合适的女孩给我,我也很配合,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我的父亲突然检查出得癌症晚期。

虽然我感情上是个花花公子,但是我还是非常有孝心的,从小到大都是父亲保护我,做我的保护三,此刻我感觉到慌了,我不惜花钱,四处带着父亲求医,结果还是在半年后,父亲离开了我。

然后,事情就发生在我45岁生日的那一天,那一天下午,我一个人在南京路漫游,此时一个20多岁的女孩应了上来,问我路。

经过了解才知道,原来女孩是从四川过来的,来深圳找她一个亲戚,下了火车做地铁跟着人群提前下了站,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南京路,正在焦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我像是个老上海,就过来问一问。

很明显,她问的地方我是知道的,离这里不远,我给她指了路,谁知道她犹豫了半天,说不知道怎么走,我看她一个人比较可怜,想想自己也没事,刚好目的地也不远,就说可以带她过去,她高兴地同意了,说到了地方,叫亲戚好好感谢我。

我按照她的描述,找到了地方,但却没有找到她的亲戚,那个时候,打她亲戚的电话,也没有打通,我们转悠了一下午,也没有找到她的亲戚,天快黑的时候,我有点不耐烦了,就像找个理由离开,但是她却坐到路边哭了起来。

你要知道,虽然我45岁了,但是我人并不丑,甚至还有点成熟男人的魅力,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后面的故事我就不多说了,很老套,我们就在一起了。

这正是我灾难的开始,一个月后,这个叫做小英的女孩告诉我,她怀孕了,我听了也没有太多反应,说你想生我就可以养你,但是我不想结婚,希望你能理解。

人生就是这样,事情总与愿违,等出了月子,小英突然被一个据说是亲叔叔的人接走了,那天我去了超市,兴高采烈的购买婴儿用品,保姆门也在留意,小英就抱着儿子一起离开了。

这对我来讲,无疑是个晴天霹雳,我一下子僵在那里,发疯似的寻找小英和我的儿子,我报警,可是我们没有结婚,儿子也没有上户口,也帮不了我什么,了几个月,也没有给我一个答复,可是就这几个月,我发现我精神出问题了,我失眠了,彻夜彻夜的思念我的儿子,每当看到我手机里面仅存的几张照片,我就哭啊哭了一夜,我绝望了,我觉得上天在惩罚我,加上失眠的痛苦,我想一si了之,几次想si了,可是想想以后还有见我儿子的机会,我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存留一口气等着。

这样痛苦了8个月后,一天早上,小英突然带着儿子回来了,她回来找我的目的就是把儿子还给我, 因为她未婚生子的事情,她父母宁死不接受,所以她没办法, 只好把孩子还给我,这正是我做梦都想的事情,为了弥补小英的损失,我给了她一笔钱,然后她带了几天,就悄悄的离开了,就这样儿子又回到我的身边,我聘请了最好的保姆,又花钱找人给给儿子上了上海的户口,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也算完美结局。

但是当事情忙完后,我才蓦然发现一个痛苦的事实,我已经失眠非常严重了!

以前思念儿子,夜夜睡不着,还没有觉察到失眠的痛苦,现在儿子回来了,思念消失,反而让我的意识关注到失眠上来,这样反而让我更加痛苦不堪。

儿子现在上小学了,我也50多岁了,我不能si啊,我父亲就是这样把我拉扯大的,我也要做一个好父亲,所以强大的信念支撑着我倒现在。

说道这里,老李停下了,他走到窗户边上,点上一支烟,沉默好久,然后回头问道:“老师,听我侄女说,你的失眠康复真的有效吗?

”我没有回答他,站起来,走过去, 把他的烟从嘴角拔掉扔掉了烟灰缸里面,然后再回到作为,指了指泡好的毛峰茶,说道:“你觉得喝茶对睡眠有没有好处呢?

”我的行为可能有点激怒他,错愕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明白了我的用意,说道:“老师的意思我们明白,不饮食刺激性食物,这个我确实知道,只是,我其实平时不喝茶的很注重养生的,但是睡眠并没有好过。

”我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只是试探你平时的生活规律,如果你能坚守良好的生活规律,是对失眠康复有帮助的,但是如果想要完全恢复睡眠,就必须通过特定的训练”“如果老师能帮我调理好,你说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他望着我,显然他是非常期待我可以真的帮他调理好。

”“我有信心,我信老师,我听我侄女介绍你了,老师你说怎么做,我都听你的”他此刻急切的想知道如何才能康复失眠,所以声音有点急促。

“下面我教给你的方法有点匪夷所思,你要放下一切抵抗思维,跟着我一起做”我对他说道,然后再次走到窗边,把窗口开大一点口,回头开始教他失眠康复训练的技巧。


以上是文章"

忽然之间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斜眼想了很久

"的内容,欢迎阅读鳄蜥财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