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蜥财经网

范宽 溪山行旅图范宽与李成、董源并成为“北宋三大家”,说的是画坛的

简介: 范宽 溪山行旅图范宽与李成、董源并成为“北宋三大家”,说的是画坛的三大家,而另外亦有“北宋三大家”,说的是书法上的成就,即黄庭坚、苏轼、米芾。

范宽 溪山行旅图范宽与李成、董源并成为“北宋三大家”,说的是画坛的三大家,而另外亦有“北宋三大家”,说的是书法上的成就,即黄庭坚、苏轼、米芾。

范宽 溪山行旅图北宋的山水继承五代文人画的传统,气势雄浑,苍茫浓密,与南宋马远、夏圭之边角之景的婉约意境迥异,可堪称时代大气象之作,树立一座宏伟高标,而其名作《溪山行旅图》更是杰作中的杰作,开启了山水画恢宏气度的新纪元。

而其黑中亮的墨韵与伦勃朗人物画的纪念碑式体量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以说范宽继荆浩、关仝之后,接续了中国山水厚重密实之风尚,大气也!

范宽 溪山行旅图 局部如果主体大开大合,极具气势,在巨石之侧则开辟出一条小路,画家以留白的方式,刻画了商客与路人的行旅之程,点画了主题。

如果说大山是浑厚的,路途幽深,溪山行旅之间则极有层次感,山壁间一线瀑布直线落下,留白处渲染的云烟、山涧、树石层层呼应,与主体的“大山”空旷隔开,而在局部,营造着水声激湍、烟雾迷离的诗意。

范宽 溪山行旅图 局部以下是笔者依据范宽《溪山行旅图》的画意,所题诗一首,还请多多指教。

万树皆墨雨皴迎风的巨障,凌空立定枯瘦的根,握紧每一道倔强的关隘大山的个性,黑得出奇仿佛你每落一笔,都要荒废掉无数长成秋天的荆棘而黑色中,并无花朵而山木中并无河水之涌动如此奇倔的高山,硬且浓密的道路何其吝啬,除了千年的渴意我并无感到它浩大的孤独和隐者气息且不要说参禅、饮酒、悟道那么,让我们骑毛驴去山之外咒骂那个叫范宽的荒唐人他必定是黑色中最黑的一块千年来,在松树低垂的溪边小睡洗他的臭脚你问“你的画怎能画成这样”那么他一定会大笑:如果你在山中看到一个诗人,你准是一个疯子所幸这山中并无行人你碰到的那人也并非范宽(他本人未必知道这个名字)我猜你会对着一棵得道的枣树注目良久/反馈


以上是文章"

范宽 溪山行旅图范宽与李成、董源并成为“北宋三大家”,说的是画坛的

"的内容,欢迎阅读鳄蜥财经网的其它文章